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2月27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情感世界
再现那一幕
□刘启越

    “卖豆浆!香喷喷的豆浆喽!”循着叫卖声,扭头望去:穿着旧大衣,戴着白口罩,右手提着银闪闪的勺,左手端着白瓷碗,冲着来往的行人,招呼卖豆浆的老爷爷,闯入我的视线。这一幕勾起了我的回忆与思念。 

    我的童年在乡下度过,我的奶奶也是卖豆浆的,村邻都喜欢喝她的豆浆,她的豆浆又便宜又好喝。奶奶平时不戴眼镜,只有挑大豆时才戴上,这给她慈祥的面孔平添一丝严肃。她瞪大眼睛,双手在大豆上仔细抚摸,好像在检阅自己的士兵。这时,如果你打断她,绝对会挨批评。她那全神贯注的样子让人钦佩。 

    挑完大豆,奶奶会把它们放到磨盘上,由家人磨,但奶奶不休息,而在旁边指挥:“这里用力一点!”“那里速度有点快!” 

    磨好后,奶奶拿着这些豆沫到街上,现场打豆浆。她打豆浆甚是谨慎,一身白大褂,戴上口罩,头上用白毛巾围好。我们长发的孩子不得近前,奶奶说:“打豆浆,一定要干净,这样才香甜。”最难的是挤豆渣,大大的脚架,四个脚下绑着纱布,将绞碎熬好的豆汁与豆乳一起放入纱布中,使劲摇晃,使劲挤压,汁水便从纱布中流出,带着香味儿四溢。再把豆渣倒出,再次循环。豆汁放入锅中,再次熬煮,到时间方可食用。看到这复杂的一幕,嘴馋的我,才知道喝碗豆浆要等很久。 

    买豆浆的人总会称赞:这豆浆真香!奶奶听了十分开心,脸上的皱纹变成笑容:“谢谢,以后再来!”看到这一幕,我也跟着一起笑。 

    奶奶做了一辈子豆浆,白毛巾换了很多条,豆浆的香味也在村庄里香了很多年。 

    “来碗豆浆吧?”我从回忆中被拉了回来。卖豆浆的老爷爷,等待着我的回答。“爷爷,来碗豆浆!”“好嘞!”乳白色的豆浆,立即香喷喷地侵占了我的味觉。我爱那温暖的豆浆,我爱我的奶奶。□刘启越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