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2月27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心香一瓣
从此,做个岛民
□吴玉林

    时隔一年,我第二次踏上南澳岛。这次是来为自己在岛上所购置的一套住房办理产证等相关手续的。 

    忽然有些不可思议——我竟然在这个南海小岛上有了一处自己的房子。当车子行驶在连接海岛的南澳大桥上时,心情有些莫名激动:上岛了,我马上要成为这里的岛民了,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岛民”。 

    所谓岛民,自然是生活在岛上的居民。出门,空气中弥漫着海的味道,相熟的人悠闲谈笑,见不到都市里那匆匆的步履;在沙滩上席地而坐,看潮起潮落,远处的码头停满了落帆的渔船,海鸟在碧波浪花间嬉戏;漫步在街巷中,那些或大或小的店铺里铺晒开的是满满的海产品,店主笃悠悠地看着人们驻足挑选,时不时地介绍一下,神态间满是“买不买随意”的淡然。 

    一直是喜欢海,更愿意亲近海。阳光、沙滩和海浪可以让枯燥的生活浪漫起来。清晨,看太阳在海平面上冉冉升起,刺透云层,须臾红晕漫天;午后,赤脚戏潮,让轻柔的海水在脚背上漫过,不经意间与自然融合;入夜,在海边小亭和亲爱的人吹着海风,仰头,看星光点点。不过,很多时候这只是一种想象,一种愿景而已。因为,这是一种奢侈的感觉,对的,感觉有时也是奢侈的。去海边旅行没问题,但在海边拥有自己的居所,尤其是岛上,那就困难得多。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考量,还有许多因素。因为不是所有的海可以亲近,不是所有的岛可以让你怦然心动。 

    对我而言,虽然生活在上海,一个带着“海”的城市,可是,拥有海岸线的奉贤和金山却吸引不了我。那里的海水是混浊的,太黄,不是我心中的海;沙滩是泥沙混合的,没有漫步的冲动;更没有茂密植被覆盖着的山峦,随处一走,便迷失在鸟语花香间。 

    这些年去过不少海滨城市和海岛,大都是名副其实的旅游度假胜地,风景旖旎,身在其中总是那么地心旷神怡,总有种想留下的冲动。有一年去塞班,就被它惊艳到了,那玻璃般透明晶莹的海水,妩媚动人的密克罗尼西亚女郎与土风舞,浪漫而令人兴奋的沙滩烧烤盛宴,以及无休止的疯狂海上运动,让人禁不住发出“身在塞班如置身天堂”的赞叹。它四季如夏,岛中心有热带植被覆盖的山脉,四周环绕着迷人的蓝绿色菲律宾海,且岛的面积也不大,自驾一圈3小时左右。那时候想,如果在这样的岛上生活,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只是想想而已,这样的世界度假胜地,游人如织,偶尔来感受一下是可以的,但长期的话吃住行成本实在太高,何况又是异国他乡,生活习惯都难以融入。就如泰国的芭提雅,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还有迪拜、马尔代夫什么的,美当然美,但你总是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距离感,无法融入其间,或者说……无法亲近。 

    而南澳岛却让我有种一见倾心,更有种很想亲近的感觉。 

    南澳岛处于闽、粤、台三省海面的交叉点,北回归线横穿主岛。它是广东省唯一的海岛县。行走在长达77公里的岸线,一边是森林,一边是海洋,无数的沙滩,依偎在岛的四周,海浪扑打岸边的声音,林中清透的鸟鸣,风吹树林的悠然,让人不由得产生出“山水岁月,海岛人生”的感慨。 

    这里的气候宜人,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年平均气温21.5℃。左手山,右手海,澄澈的青澳湾、壮丽的黄花山,还有神奇的海水淡水井宋井;三面环海、碧波荡漾的金银岛,全国唯一的海岛总兵府等等……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相得益彰。一个有故事的岛总是令人好奇和神往。 

    对吃货们来说,到海边自然得品尝海鲜,谁都无法阻止吃货们对寻求美食的那份执着。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吃货们的秘诀是通过“大众点评”之类的指南来实现,但在南澳岛,大可不必这么费心,随便走进一家路边小饭店,扑面而来的是新鲜诱人的海鲜,海鱼、蟹虾、贝藻等品种多样,关键是价格真心不贵,人均100元,就能让人吃得“肚皮翻过来”。 

    这次去我特地在当地找了一辆车,车主也是司机小蔡是南澳岛上的原住民,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是渔民,靠海为生。他除了开车外,还为我们做向导,热心地为我这个新晋岛民介绍这里的风土人情,还专门安排到海上渔村品尝最简单最原始的海鲜大餐。我不是吃货,对美食的欲望并不强烈,但面对刚从海里捕捞上来的那些海鲜,也禁不住大快朵颐,差点吃撑了。暗想,做个岛民的幸福在于除了有赏心悦目的海景可观,还有能让味蕾得到极大满足的美食可尝。 

    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内地还是那些大都市,赴海置业的人越来越多,从海口、三亚,到大连、青岛,有人为投资增值,有人为度假休闲。我一向缺乏投资的概念,况且也不属于有钱有闲的人,这次起初只是听了朋友的介绍,好像冥冥中有种召唤,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实地去岛上走了一圈,没多少犹豫就决定在这里买套房。事后想想,这并不是冲动,而是发自内心的“蓄谋已久”。所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这首著名的诗早在30多年前已深入骨髓,虽然从小生活在黄浦江畔,却对海有着一种深深的迷恋。 

    那幢名为“海尚海”的公寓楼离海滩直线距离大概不到250米,我的房子在23层。站在朝南的大阳台上眺望,便是湛蓝的大海,无边无垠,而房子的背面则是一年四季翠绿的青山。我不由得想象着今后作为岛民的惬意生活。这种生活,跟文人墨客向往中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情景不同,海的辽阔、岛的意境在我看来更有风情。 

    办完相关手续后,领着装修公司的人去看房,谈接下来的设计和装修,正好是夕阳西下之时,大海的天际线笼罩在一片光晕中,绚丽夺目。 

    在朋友圈里,我不由自主地写下:“风轻语,碧波皱,斜阳缀,还有一位老船长,做一个岛民,面朝大海,从此……慢”。

    □吴玉林

分享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