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29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心香一瓣
难忘水井
□姚琳勇

    1980年6月,我家新平房落成后,请专业人员在庭院西墙开凿新井,人工费8元。 

    这口圆井,5米深,深深的井壁,由青砖一层层围着砌起来。井座略高于腰。第一股井水喷涌而出时,老婆欢喜地说:“我家有‘福水’啦!” 

    几十年来,井座外围水泥还没有剥落,昭示着这口井经得起风吹雨打。还记得井座是我老婆的同事帮助砌的,水泥略加石灰拌和,非常坚固。我和老婆动手铺的下水水泥地也很好,从未积水,一冲而流光,确保水井干净。头伸到井口窥探,我家的井水清澈,能照见我的身影。我对井口大声喊:“喂!”井立刻回音,多么有趣! 

    早春气候湿润,水源丰富,一个昼夜的贮存,水汩汩地满到井口。冬暖夏凉的原生态水,给我家带来惬意。 

    这口井很养人,离我家较远的邻里,也天天来提水,用来煮粥,说井水粥好吃,有点绿,又糅又香糯。到了暑假,同仁老曲来我家,他说他特别喜欢这清凉的井水,我给他盛了一面盆井水,老曲洗了脸,又将手全部泡在井水里,连连说:“好凉快啊!” 

    那年代,盛夏时将西瓜或汽水放在篮子里,扎根绳子,吊在井里,过几小时,再喝汽水、吃西瓜,感觉特别凉快。到了大伏天,闷热极了,下班回到家后,我就去吊几桶井水,先洗把冷水脸,再将家里的桌椅统统用井水擦一遍,最后用井水泼洒家门口的院子,冲湿浇透,防暑降温。 

    到了冬天,外界零度以下,井水保持恒温,15摄氏度左右。冷风飘来一片大雪,井里袅袅地升腾着热气。老婆拎水桶至井边吊井水,倒在盆里洗衣物,感觉温暖!

    □姚琳勇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