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29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留痕
出售“干垃圾”
□黄发明

    垃圾分类正在上海热火朝天地开展,我不禁想起小时候,也做过垃圾分类,而且主动、积极、快乐。 

    那时,母亲在自来水龙头旁,放一只铁皮桶,那是用来放垃圾的,但是,不管什么垃圾,统统丢在那个桶里,放满了,就倒入弄堂口那只黑漆漆的大垃圾箱,清扫工人会定时来收运。 

    家中倒垃圾的任务我常年包下,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先看看家中垃圾桶是否满了,装满了,我就拿到家门口去分拣,分别放入不同布袋内,然后,将剩余无用的厨余垃圾,拿到弄堂口,倒入大垃圾箱内。 

    那时,社会上有收购垃圾的人,手拿一只摇铃,肩背一只大布袋,有的推上一辆自行车,有的推上一辆木轮车,走街穿巷,边摇铃,边吆喝:“阿有旧铅桶、坏面盆、破铜吊、坏脱的汤婆子卖伐?阿有甲鱼壳、乌龟背、肉骨头、带鱼鳞卖伐?”我听到铃声、叫卖声,就把平时收集的“干垃圾”卖给他,有鸡毛、鸭毛、兔毛、乌龟背,乌贼骨、甲鱼壳、带鱼鳞、肉骨头、橘子皮、破布头、旧衣服、旧书报……五花八门,能回收的垃圾不少。 

    那些垃圾不值钱,大人们没时间分拣,我们小孩子当它“宝”,因为,可以换电影票、小人书、糖果、棒冰等,破旧的金属制品,就值钱了,卖掉会给钱,用这零用钱,去看电影,买小人书、连环画…… 

    母亲看我分拣垃圾又累又脏,就在自来水旁放了两只垃圾桶,把可以卖掉的垃圾放在一只桶里,剩饭剩菜、菜皮果皮放在另一只桶里。现在想想,除了这些“湿垃圾”,其余的“干垃圾”几乎都能“出售”。怪不得,这成了我儿时的课余乐趣。

    □黄发明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