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29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童年轶事
桂花茶
□王蕙利

    桂花树,是家乡一种常见树木,当年老屋邻居的院子里便植有一株。或许是栽下的年份有些长,那树长得根粗壮,枝散开,状如一把参天大伞。每年一到农历八月,花梗处、叶阴下,便会如约冒出一粒粒花骨朵,絮絮叨叨的样子。而后于某个不经意的清晨,一下子绽开了。 

    莫看桂花模样小巧,但“桂子月中降,天香云外飘”,它的花香很独特,很难用文字来表达。奇怪的是,古有男女互赠香草,赠芍药,赠白茅,赠红管草;今亦流行送玫瑰,送百合……偏偏不见有送桂花的。我觉得桂花很值得一赠啊,这不,每当街巷空气被桂花的芳香浸润数天后,街坊四邻陆续闻香而至矣。 

    索桂的人群中,老伯、大叔们多半连花带枝求上几许,以便养起来当瓶供,存下一树之清雅。而阿婆、婶婶们,则更着重那繁密的花蕊,可以用来制成各类吃食,让这秋天的花香长久在舌尖上绽放。清晰记得,外婆直接来到桂花树下,一边努力地踮着脚尖,仰着脸,一边轻轻挥动着手中的竹竿,敲打桂枝。桂花纷纷和枝叶告别,发出“沙沙”的轻响,飘落到树下早已铺好的篾席上。眼见数量凑得差不多了,聚拢在一起,收到随身带的小布袋中。 

    返回家中,将掺杂在桂花里的细微杂物逐一清理掉。外婆在做该套工序时,神色很仔细,动作极轻柔,仿佛在做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打理好的桂花,平摊到通风处晾上两天,待其失去水分后,一大半用来制成糖桂花,余下的则收到瓷瓶中。 

    等到有客登门,取一小簇出来,加到已放有茶叶的玻璃杯中,冲入刚煮开的水。随着飞流直下的沸水在杯里不停旋转,一粒粒沉睡已久的桂花渐被唤醒,怯怯地露着头浮上来,在黄绿色的水面上铺成一片,缓缓地释放着它们最后的芳香。而当那缕缕茶香,于面上柔柔拂过之际,能瞬间抚慰人的神经。 

    儿时的记忆,也影响着如今的我。每年秋日,我照例会自制桂花茶。候个秋阳正好之日,坐到阳台的小椅子上,捧一杯循着花期,留下花香的佳茗在手,一小口一小口,无惊无澜地细细啜着。 

    当那冒着的袅袅热气,泛起的幽幽清芬伴着淡淡的苦涩,在舌尖绕来绕去,辗转着、轮回着、沉醉着,连咽喉里都是温润芳香之际,一种尘世如此仁厚可亲之感,倏然而生。

    □王蕙利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