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29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乐享生活
画韵
□姜凯

    “哟,这把扇子上的牡丹花多漂亮啊。”“这把也不错,清淡素雅,是照着花盆画的吗?”看着邻居阿姨满脸的喜悦之情,我又高兴又感动,暖暖的话语,让我如沐春风。 

    2016年,在朋友的鼓励下,我这个从未碰过画笔的人,也加入了国画学习的行列,置办了全套笔墨纸砚及书画毡,在社区课堂里跟着韩新中老师学画,由最初的生涩、懵懂,逐渐对写意国画产生了兴趣,并陶醉其中。 

    老师常说中国写意画中,牡丹最难画。牡丹雍容华贵,体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我开始学习画牡丹时,不知如何下笔,画出来的花瓣是横一片儿,竖一片儿,哪儿跟哪儿都不挨着,颜色也是乌涂涂一片,老师说:你真是“零基础”!于是,韩老师反复给学员们演示如何下笔,如何运笔,如何收笔。 

    调色上,老师也是反复演示:比如画粉红色的花瓣,先将笔蘸满“钛白”颜料,要蘸至笔根,之后蘸上淡淡的“曙红”,最后笔尖再点一下浓浓的“曙红”,画出来就是一瓣漂亮的层次分明的花瓣。 

    画叶子,颜色要有深浅变化。牡丹叶有“三叉九顶”之说,即每片叶三个顶,三片叶为一组,共九个顶。但写意画不画叶尖,不用太具象。这些基础知识的传授,使我增强了信心,促进了我坚持画下去的决心。 

    为了练手,我去年夏天画了近100把扇面,分送给亲朋好友,尽管手法很生涩,技法也很粗糙,但分享的是快乐,收获的是友情,展示的是自己所学的成果。 

    今年夏天我又画了近40把扇面,手法与技巧较之前又进了一步,赠送给我们读书社的社友,受到了大家的好评,我很快乐! 

    殊不知,刚开始画扇面的时候,因为材质和“生宣”不一样,又不得要领,我就采用最笨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几把扇面上反反复复试笔:水蘸的多少,颜色浓淡的把握,布局的架构,花形的搭配等等。老师常说:画画要勤练,要敢于尝试,要大胆下笔。是的,理论听得再多,手不动一切白搭。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作画须心静,只有心沉下来,才能画得进去,而“画进去了”,时间一下子就变短了,怎么又到吃饭的时间了?尤其是在闷热的夏天,上午习画,下午游泳,炎炎盛夏,悠悠而过。家里的蝈蝈,清脆悦耳的声声鸣叫,伴随着我度过习画的分分秒秒……先贤们琴棋书画伴有松涛竹林,小桥流水,而我有蝈蝈声陪伴,也是一番意境。 

    老伴是我每一张画的第一个阅读观众,更是一名严苛的“点评师”。他总是从摄影的角度来评判:这里光与影的关系不妥,那里画的角度不对……我常常嘴上不服气:你又不懂画,瞎指挥。但仔细端详我的画,还真是那么回事。而带画进课堂,老师的每一次点评,更是受益匪浅。 

    有一次我带去一张自认为画得不错的牡丹图请老师指点,老师看了看说:叶子比较松散,搭的不紧。说完,他拿笔一点一按,再看画面,疏密有致,整个画面协调了。 

    都说艺高人胆大,我是艺不高也很大胆。为了新鲜,也为了尝试,我在网上买来了纺织纤维颜料,又买了几件纯棉白体恤,然后设计图案花形,一顿忙乎,给孙儿孙女一人画了一件“国画衫”,前襟、后片、袖管有牡丹、翠竹与绿草,绝对的独一无二,他们穿到幼儿园去,很是抢眼。孙子回来自豪地说:奶奶,老师们都说“真漂亮”!我听了心里乐开了花。 

    我6岁的小孙子现在也在学画,我把家里一整面的展示墙都留给他,那原来是我自己展示用的。我跟孙子拉钩,哪张画画得好挂哪张。而孙子,只愿意让奶奶来评价他画得好与否,他认为只有奶奶“懂画”。奶奶的形象,在孙子的心目中瞬间高大起来,好欣慰啊!□姜凯

分享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