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8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留痕
三位留苏老师
□朱惠斌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百废待兴,我的3位留苏老师是时代的幸运儿,经过严格审查和测试,被选送赴苏联留学。学成归国后,先后来到我的母校北京石油学院任教。 

    我有一次上小课《流体力学》,见一位秀丽年轻的女老师一进来就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老师在旁,使我有些拘束。她叫程毓凡,今天是为加强专业基础理论来听课的。 

    此后,中苏关系恶化,留苏生被认为深受修正主义毒害,要通过劳动,改造世界观。程老师被安排去白洋淀养鸭场劳动。这位地主家庭出身的苏州姑娘遇到了从未有的困难。幸运的是,当过苏联专家研究生的青年讲师吴越也在那里劳动,两位受过苏式教育的人,在养鸭场的栉风沐雨中相爱,一年后回校就结了婚。但还在蜜月期间,程老师就被派去西南石油学院,她给两届学生上专业课,编写教材,还参与了我国第一条天然气输气管道的设计。 

    来自浙江绍兴的周宝华老师,被选派赴莫斯科航空学院留学,讲《电动机控制线路安装》课。可半夜里我们经常听到大喇叭传来训令: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宝华滚出来接受批判!同学们不禁好奇:为什么?原来,周宝华在留学期间,和苏联女学生谈恋爱,毕业前夕被组织强行停学送回国。那位苏联女生的母亲直接给毛主席写信,说女儿为了爱情愿意同周结婚,愿意去中国。这得到中国有关部门批准,周宝华和苏联姑娘霍尔金娜结婚了。 

    “文革”初期,中苏关系紧张,所有在京的中国留苏生的苏联太太及孩子都被苏驻华大使馆接到使馆后送往苏联。从此,周老师和妻儿天各一方。周宝华被当成苏修特务惨遭批斗甚至关押。但每当造反派要他和苏联妻子离婚时,都遭到他的拒绝。 

    中俄关系正常化后,周宝华重返莫斯科。叩开霍尔金娜的家门时,开门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这是谁啊?哦,是爸爸!妈妈,爸爸来了!”儿子又惊又喜。霍尔金娜奔出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把日夜思念的丈夫紧紧抱在怀里,泪水喷涌而出。 

    1953年浦明学也被保送留学苏联,在莫斯科机床工具学院留学。浦老师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精湛的加工工艺,他力推工厂转型主产抽油机,之后,每年有上百台往复式抽油机运往克拉玛依、大庆、胜利油田。 

    可是,这样一位贡献卓著的抽油机专家却孤身一人,个中原因我知道:留苏时代规定不能恋爱结婚,归国后也没有合适的机会。 

    岁月流逝,到了1978年他48岁时,机会来了。我在克拉玛依做试验时看见一位姓冯的女工程师在“独自生活”,我问她的同事:冯工是否已结婚?“没有啊,都43岁了。”我赶紧问:“你为我们的浦老师和你们的冯工之间架一座鹊桥,行不?”回答:“好啊,试试看!” 

    经过一段鸿雁传书,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冯工从克拉玛依来到北京,与浦明学见了面。天安门、八达岭、颐和园……留下了他俩的身影。他们中年结缘,是石油学院的一段佳话。 

    留苏老师们风华正茂时赴苏联留学,学成归国后虽然几经风雨和挫折,但仍辛勤耕耘、探索奋斗,贡献卓著。如今,中俄关系进入新时代,迎来中苏建交70周年,我们要记住留苏老师在建设新中国中留下的重彩之笔。

    □朱惠斌

分享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