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9月6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留痕
水冷式空调

    1987年,崇明农场大龄未婚知青统一“拷浜”返城,我又回到了老弄堂。父母亲住的灶披间及二层后楼加起来才13.8平米,到了“黄梅天”,潮湿闷热的灶披间竟能将我写的文稿濡湿成一叠叠霉废纸。二层后楼更是仅有一扇北窗的“闷箱子”,暑热天晚上睡觉,全靠吸顶摇头扇,但一夜吹过,晨起一家人都清涕涟涟。 

    蜗居,幸好有两间。父母将二层后楼让我作了婚房,7.7平米的婚房,袖珍家具小舅子花了2个多月特别定做,因为没有现成家具合适如此房型。 

    有了女儿之后,闷热的夏天是她皮肤病高发期,看到被抓出血痕的皮肤,我第一反应是用药膏涂抹,于是,我有了一个“药膏爸爸”的雅号。没有更多的钱去买挂壁式空调,更何况,这两面墙,两面板壁的老房子到处都是缝隙,关不住冷气,也意味着耗不起电费。虽无奈,但心不死,突然发现打浦桥一家商场有买一种新式空调——水冷式可移动空调,价格不贵,又不需安装,决定买一台对付实在难熬的酷夏。 

    这空调机体积如一台洗衣机,肚里有一只可装30斤水的大水箱,供一夜使用。换句话说,一晚上,这些水就以水雾的形式密布在狭小的空间。无论如何,比电扇强。 

    女儿7岁那年的夏天,我因报社出差采访,担心女儿第二天开空调时没水烧坏机器,特意打电话关照她“量力而行,给水箱加一些水”。她妈妈上班,她爽快地答应了。 

    孰料,女儿那天拎着空水箱去晒台上的水龙头放水后,竟将龙头上的那根短管子翘起往弄堂里洒去……这下不得了,密集居住的左邻右舍突遭一场“人工大雨”,惊叫四起。抬头一看,是我女儿站在水斗里当“消防员”!这好气又好笑的轶事传了好多年。 

    玩水的女儿居然将放了大半箱水的水箱放回了空调机。待我回家,邻居立即告状,我意思意思打几下小屁股算是应付过去了。事后,我却大大表扬了女儿能独立完成放水箱之举。 

    女儿喜欢玩水,似乎有生俱来,直至近年来由“旱鸭子”突变成为马来西亚仙本那海边的潜水教练。 

    如今的空调功能繁多,给我夏天的宽敞新居平添了清凉舒爽。市面上,再也不见当年的“水冷式空调”。

    □丁汀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