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9月6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心香一瓣
吃不出原味
□王坚忍

    与家人一起去吃火锅,菜单上看到有豆腐鱼,眼睛顿时一亮,想起好多年前,在浙东的一个海岛,第一次尝豆腐鱼的情景。 

    那是一个春夜,在山岙的一张石头桌子上,好客的主人摆满了海味。空气中弥漫着海水的微腥和栀子花的香气,不远处渔火点点。酒过三巡,主人端上了一大盆乳白色的浓鱼汤,汤中飘浮着一尾尾的长条子小鱼,光滑无鳞,体白如雪。搛一条试尝,香糯无比,入口即化。再舀一勺鱼汤,也是香浓滑爽,回味腴美。问主人是什么鱼?主人卖关子说,这鱼你们其实都接触过。我们也不多问,着劲儿吃鱼喝汤。不一会儿,一大盆鱼汤盆底朝天。 

    这时,主人道出谜底,原来这鱼学名叫龙头鱼,俗称豆腐鱼,肉松软,鲜食的话味道鲜嫩极了。但由于这鱼体内含水分多,不易保藏,所以渔民一般都把它加盐晒干了做成“龙头烤”。噢,搞了半天,原来是我们小时候都吃过的很下饭的龙头烤啊! 

    应该说,这天我点的豆腐鱼,放在火锅的白汤里熬,味道还真不错,女儿连喝了三小碗汤,夸我这个鱼点得好。但我觉得这鱼冷藏的时间长了些,与当年我在海岛品尝的豆腐鱼相比,味道远不逮。我想,倘若要吃出原味,只有重返海岛。 

    巧了,隔天翻一本美国职业厨师伯尔顿的《厨师之旅》,其中一个章节,说的是他在事隔二十多年后,回到他孩提时第一次吃牡蛎的法国海滨小渔村,再尝往日的鲜美之味的经历。尽管渔村还是那个渔村,牡蛎还是那个牡蛎,但伯尔顿却无奈地发现,他再也找不回当年那种无可挑剔的美食体验了。“吃出原味”的想法,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由此推断,如果我真的回到当年的海岛去吃豆腐鱼,结果也会像伯尔顿一样带着些许遗憾而返。时过境迁,想吃出原味来的念头是虚幻的。“人不能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对于往日的美食体验,我们不妨像对分手多年的初恋情人一样,“相见不如不见”,让它留在记忆中回味为好。

    □王坚忍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