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春申风 上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9年9月6日
春申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和我的祖国
西渡的浪花
□周爱民

    50多年前闵行西渡的黄浦江段,江水翻滚着白色浪花,船只驶过留下层层水波,偶尔见到江豚在水中沉浮,渡口登陆舰似的摆渡轮不时拉响汽笛。南岸是船厂和大片农田,北岸有历史悠久的老街。沿江道路崎岖不平,长满芦苇野草,设摊渔民和农民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退潮后的淤泥里留下许多黄蚬小蟹,小孩们欢叫着收获战利品。 

    夏天,我和小伙伴在江里追波逐浪,浪花里留下了我们特别的记忆。 

    那年我14岁,在离渡口不远的黄浦江里,我们几个人时而下潜,时而追逐,玩得浪花四溅。一条机帆船从东面开过来,我们追着船玩。由于是逆水而追,我逐渐游不动了,想搭住旁边的小胖子喘口气。不料,他避开了。“完了!”顿时我脑海中像过电影似的闪过很多往事,好像还听到岸边有人在叫喊。鬼使神差般的我改用仰泳姿势向岸边回游,100多米的距离,我终于踩到了江滩的淤泥。有人将此事告诉我母亲,母亲责问,我百般抵赖。 

    虽险些葬身浦江,我却未放弃游泳。跟着父亲多次到电机厂的浦江游泳场游泳,在风浪中提高了泳技。一天,我们红卫兵队伍步行去徐家汇。路过梅陇,突然河边传来呼救声。听说是个孩子,我们几个人立即跳进水深过头的河里。在大家努力下,将孩子救上了岸。 

    如今,我去老闵行看望95岁母亲时,还常到浦江边看景看浪花,也寻找小时候遇险的江段,却已物是人非。 

    一个花红柳绿的日子,我同妻子又来到江边。美观整洁的滨江大道上,母亲们推着婴儿车沐浴着和煦的阳光,一些老人或在绿树下聊天,或悠闲地散步,几个钓鱼人倚在栏杆边钓鱼。“江里能钓到鱼吗?”我问一个皮肤黝黑的钓鱼人。“如今水质好,昨天就钓了8条花鲢!每条10多斤重呢。”他喜滋滋地说。 

    站在闵行新渡口,大概是我当年江中遇险处。只见乳白色的摆渡轮和往来的船只卷起无数浪花,几只江鸥欢叫着在浪尖上掠过,南岸船舶修造厂的大吊车在丝绒般的蓝天上画着音符,农田已难觅踪影。抬望眼,披着晚霞的闵浦二桥高耸入云,汽车、轻轨载着乘客仿佛在空中南北穿梭。 

    我喜欢西渡的浪花,它不仅承载老闵行的历史,见证家乡的巨变,还在深情吟唱美好的未来。

    □周爱民

分享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