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社区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2015年7月24日
社区
放大 缩小 默认
晒家训家规树家风美德
陈勤建:男人买汰烧是一种责任意识
本报记者李逸摄影报道

陈勤建 现任华东师大对外汉语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华东师大终身教授,文艺学、民俗学博士生导师,对外汉语学院教授评议会主席。教育部文科基地中国现当代思想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兼任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兼中国城镇民俗专业委员会主任。出专著9部,论文、文章180余篇。获省部以上社科奖7项。在实践和理论的结合中,更新民俗理念,构建《中国民俗》学科框架,在理论民俗

    古稀之年的陈勤建,从小就爱好运动,高中毕业后志向理工科,但因为种种变故,陈勤建最后留校华师大中文系,开始接触中国民俗学。在从事中国民俗学研究的头几年,陈勤建潜心专研,长年累月坚守野外作业岗位,在他看来既然从事了一份职业,就要在这份职业中干得出色,这也与他从小接受的家训并无关系。 

    尽管没有一句写在纸上的家训家规,但陈家本分守己又积极进取的良好家风,不但使他在民俗学研究上做出一番成绩,开拓了文艺民俗学新的研究领域,获得社会的良好评价。

    本报记者李逸摄影报道

    规规矩矩行事慷慨乐于助人

    陈勤建的家庭十分普通,要说对陈勤建影响最深的就是外婆。外婆家住三林塘,不识字,但外婆日出而作日落而歇的习惯,以及平常为人处世的作风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教育风格。 

    每天吹卯时风卯时雨是陈家人的习惯,陈勤建从小也跟着外婆卯时起床,清晨从院子开始打扫,然后是一间间房子,再擦一张一张台子。晚上睡觉时,定要检查一遍门窗是否关好。陈勤建说,当时年纪小,还不觉得,长大后读到《朱子家训》,才觉得外婆一直遵循的就是朱子治家格言:黎明即起,洒扫庭院,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而这一习惯陈勤建也一直保留至今。 

    陈家外婆的言行一直影响着陈勤建7兄妹。陈勤建仔细回忆起来,兄妹几个都没少被外婆说教。他小时吃饭的时候交叉拿筷子,会被外婆打头,外婆说,做事要顺,不能纠缠不清;姐妹几个,有的筷子拿得高了,外婆说不好,长大了要出远门的;拿低了,外婆也要说,小姑娘筷子不能拿太低,不然嫁不出去。过去吃饭的饭桌都是八仙桌,兄妹几个与外婆都是坐在桌角吃饭的,要是趴在桌上吃,或是一只手放桌子底下吃,双手脱碗,那都要被外婆打头的,外婆说了,坐要有坐像,吃要有吃像。 

    过去轧米厂轧出来的大米都是掺杂着沙石的,不光是淘米的时候,要分拣沙石,就是在吃饭的时候,碗里也要十分留意用筷子边吃边挑出沙石,假如吃饭的时候不看着自己的碗里,外婆也要说。“这些规矩看似琐碎,其实都是外婆在教大家怎么做人,怎么行事,这些习惯会影响人的一生。”陈勤建说。 

    从小,陈勤建就学会给三林塘古镇上的几位孤老太挑水送煤,陈勤建至今还叫得出古镇上饭店奶奶、吴家奶奶、七家婆婆的名字,“看见我去帮忙,奶奶会拿些糖糕给我,现在还十分怀念。”

    生活不依赖人吃苦也不轻言放弃

    “最锻炼人的一段日子当属1968年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时候,”陈勤建说,在建设兵团,所有的生活都是自理,还要干农务活。刚来到兵团,恰逢割麦子,所有人全部到田里去割麦子,有的人下去就傻眼了,“这时候,我要感谢外婆,因为外婆教会了他做很多事情。”相较其他人,陈勤建更快地适应了当地的环境,生活自理和动手能力都比较强,一些农务活,他从小就在做。

    但北方的环境毕竟不比南方,刚到兵团的陈勤建还不会烧炕,很多人睡得都是冷炕。在工作中,陈勤建一人经常在雪地里一走就是几个小时,后来受寒,影响心脏,心包积水扩大,医生诊断不能哭、不能笑,也不能翻身,但陈勤建就这样硬生生靠着坚持锻炼挺过来了。 

    谈及坚守,除了小时候陈家外婆的教育,陈勤建一直还很感谢解放以后的教育,当时讲的是献身精神,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要有责任意识,制度化的训练及精神情操的训练对之后陈勤建的业务培养起到很大影响。 

    1973年,陈勤建从黑龙江回来再度求学,当时陈勤建的志向是哈军工、清华、北大,再没有别的了,但事以愿违,由于种种原因,陈勤建录取了理工科还被安排进文科,来到华师大中文系。来到文科的陈勤建难免有些失望,但陈勤建说,既然进去了,也没有放弃的理由。好在几位老师都是国家级的教授,在民间文学和民间艺术的探索中,陈勤建慢慢地了解到民俗学反映的是一个国家民族的固有文化,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的魂,慢慢地,开始对民俗学感兴趣。二十余年来,陈勤建潜心研究,共17次应邀赴东京大学、莫斯科大学、墨尔本大学、旧金山大学、奈川大学等进行学术交流。

    从小培育追思精神男儿要有责任意识

    “上海男人都会买汰烧,许多外地人不理解。”陈勤建说,这是上海地方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种责任意识,对于祖辈传下的培养良好的生活作风和思想作风,陈勤建也传给了下一代。 

    陈勤建有个独生子,从小也要做家务。陈勤建从小就开始教儿子洗碗,读到高中的时候,儿子洗碗洗到一半一个人悄悄在哭,陈勤建还上去给儿子讲道理:为什么要洗碗?是要培养从小勤俭持家,独立的性格。之后,儿子洗一个月的碗,陈勤建就给儿子20元零花钱。后来,洗碗变成了习惯,直到儿子成家了,非但小家庭的碗是由儿子来洗,每次探望父母,吃完饭,儿子还会主动跑进厨房,帮大家的碗筷统统洗掉。 

    在陈勤建的心中一直希望儿子能继承他的研究,但儿子特立独行,偏偏报考了影视工程专业,在领到入取通知书的时候,陈勤建的儿子一个人在父亲的书架边发呆,陈勤建以为儿子要回心转意,儿子却说,路是自己走的,会坚持走下去。陈勤建只能寄希望于孙辈,“不知道小家伙长大了会不会感兴趣,这么多文学民俗学研究书籍不能一直躺着呀。”陈勤建笑着说。

分享到:
下一篇